全国咨询热线 全国咨询热线:400-056-7979

农夫山泉钟睒睒的“神话”

  2021年,农夫山泉毛利为176.56亿元,较2020年的135.08亿元增加30.7%;毛利率为59.5%,与2020年的59.0%基本持平。

  经营活动现金流增长超过110亿元,归母净利润超过70亿元,相当于每天净赚2000万元。也许是这样的财报表现,让整个董事会拿出了一份分红方案,此次的分红比例高达70%以上,总价值超50亿元。

  这其中拿到分红最多的就是最大股东钟睒睒,按照他直接和间接持股份额来算,已经高达83.98%,在此次超50亿元的分红中,钟睒睒就拿走了40多亿元,这也让钟睒睒再次稳坐“中国首富”的位置。

  2020年,农夫山泉登陆港股IPO时,因其招股书中让人难以置信的漂亮数据,引发了二级市场火热认购,成了港股IPO史上最大的“冻资王”,冻资规模高达6777亿港元。而其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的净利润实现了从30亿元到50亿元的飞跃。

  2021年财报显示,包装饮用水依旧是农夫山泉的支柱性产品,2021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全年收益为170.58亿元,较2020年增长22.1%,在总收益中占比超半数达57.4%。

  这意味着,农夫山泉除了包装饮用水和茶饮料之外,其他产品连行业的平均增长线年农夫山泉就呈现出下跌5%的增长态势,因此2021年的增长也仅是在行业整体增长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提升而已。

  由此可见,在农夫山泉看似不错的数据表现下,其实是行业整体增长而带来的同步效应,换言之就是依靠行情带动的增长,那农夫山泉到底发展得如何?

  客观来看,目前农夫山泉正极力开拓多样化的产品市场,试图利用其他的饮料来逐渐替代瓶装水市场的增量,从而形成农夫山泉未来5年乃至10年发展的核心板块。

  这原本没有错,也是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企业都会做的选择,尤其对于农夫山泉极其依赖一个“包装饮用水产品”业务的企业来说,迫切需要有其他新增量。

  另一方面,该市场的竞争极其激烈,因为包装饮用水是一个庞大的市场,不仅有百岁山、雀巢、康师傅、景田等品牌,还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杀入其中,如元气森林、华熙生物等,争取在这个市场中分一杯羹。

  目前,农夫山泉的市场份额虽位居第一,但也不过才10%;排名第二、三的分别是怡宝和景田,三者合计份额也不超过30%。剩下至少七成的市场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玩家,而且这些企业规模不一,竞争的激烈程度也非比寻常,“价格战”也成为这个市场屡见不鲜的手段。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农夫山泉在包装饮用水上的最大成本居然不是水本身,而是包装使用的瓶子。

  但非常遗憾的是,整个消费者市场并没有记住这些新产品,而唯一一次新品上热搜还是因为营销“翻了车”新产品苏打气泡水因为白桃产地的虚假宣传问题备受争议,也导致了产品的下架,这可能也给了农夫山泉产品部门“当头一棒”。

  在主营业务上的瓶颈已出现,加上新产品无法成为“新爆品”,也就意味着农夫山泉的“第二增长曲线”仍未找到,这也是引发不少投资人担忧的地方,而这种担忧也直接表现在农夫山泉的股价走势上。

  回顾农夫山泉上市的高光时刻2020年9月8日,农夫山泉正式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开盘价39.8港元,较发行价21.5港元上涨85.12%,其后一路飙升至2021年1月8日盘中触及最高点68.75港元/股,不到五个月股价翻了两倍不止,总市值一度超过7700亿港元。

  也正因此,农夫山泉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钟睒睒才凭借控制股票的市值,登上“亚洲财富榜一哥”的宝座。

  但随后,不到两个月股价回吐25%涨幅,农夫山泉进入震荡下行的股价通道。从2021年1月份高点至2021年上半年末,农夫山泉股价不到半年累计下跌40.26%,总市值累计蒸发约3117亿港元。

  据《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截至2022年1月14日,经历了近一年半时间后,钟睒睒目前以身价4550亿元蝉联中国首富,但由于财富值较去年下降近1000亿元,钟睒睒未能夺回亚洲首富宝座。

  更关键的是,香港几家投行对农夫山泉纷纷出具了下调评级和维持的评价,认为其在2022年存在经营风险。

  摩根斯坦利发布研究报告也表示,予农夫山泉(09633)“与大市同步”评级,目标价由41港元下调至39港元,管理层目标2022年实现两位数的销售增长,但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毛利率或收缩至2019年的水平。

  “分析师的判断特别简单,我们认为农夫山泉主要还是依靠自然资源在推动产品的销售,因此背后就是包装成本和生产制造成本的影响。而在2022年全世界大宗商品交易不停上涨的情况下,这类包装成本的上涨是已成定局,所以农夫山泉的成本上涨一定是大概率发生的事件,其利润的下跌也是一个可能发生的事实。”香港资深分析师林曦对「子弹财观」表示,他认为几家核心券商为农夫山泉的评级做了调整并下调了股价预期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此。

  此外,在林曦看来,农夫山泉的估值是虚高的,“现在农夫山泉的估值是比超过40倍估值的茅台还要高25%,这简直无法想象,还远高于同样在港股上市的25倍估值的伊利和26倍估值的蒙牛。”

  因此,林曦认为当下去关注农夫山泉创始人分红多少钱不是最重要的,“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农夫山泉在2022年到底能不能保持高增速,以及能否在其他产品线上取得爆款的突破。”

  对于农夫山泉来说,当下迅速确定“第二增长曲线”,并将其做大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虽然酒水饮料的爆款常出现在一些新式消费企业中,而传统企业似乎多是“屡战屡败”,但农夫山泉仍要继续努力。

  对此,混沌大学创始人李善友教授认为,任何产业不是沿着直线进步的,而是沿着“双S曲线”进步。两个S曲线之间的断层,就代表着技术的跳跃发展,能否跨越这个不连续性,关乎企业的生死存亡。

Copyright © 2014 www.wslqtj.com. 欧宝体育APP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欧宝体育APP官网 欧宝官网 欧宝体育APP